营改增对制造业和生产性服务业的分工效应探究

来源: www.daniulw.com 发布时间:2021-03-04 15:49
论文地区:中国 论文语言:中文 论文类型:在职硕士
 大牛论文网是一家专业提供论文定制修改服务的网站,上10年的论文经验,无论是本科论文、硕士论文还是MBA论文,博士论文,我们都能为您提供方便、快捷、安全的论文服务。以下是小编为您整理的一篇MPA论文MBA论文在职硕士论

 大牛论文网是一家专业提供论文定制修改服务的网站,上10年的论文经验,无论是本科论文、硕士论文还是MBA论文,博士论文,我们都能为您提供方便、快捷、安全的论文服务。以下是小编为您整理的一篇MPA论文MBA论文在职硕士论文毕业论文范文,本文是关于营改增对制造业和生产性服务业的分工效应探究。本文对“营改增”的分工效应进行了研究。首先,分析了原流转税制下两税并行制约分工深化的原因。其次,阐述了分工效应的理论基础,包括税收中性理论、交易成本理论和核心竞争力理论。本文从“营改增”的“分工效应”这一视角出发,分别以制造业和生产性服务业为研究对象,采用理论分析与实证分析相结合的方式对该政策效应进行探讨。代写一篇硕士论文、MBA论文多少钱,希望给您的论文写作带来帮助!

 中文摘要“营改增”是我国近年来财税领域的一次重大改革,以第三产业为主要征税对象的营业税被增值税替代。改革通过统一税制消除了增值税纳税人和营业税纳税人在税制上的隔离,推动了二三产业之间更为密切地开展分工与协作。促进产业分工优化是我国“营改增”更深层次的政策意图。

 
  本文从“营改增”的“分工效应”这一视角出发,分别以制造业和生产性服务业为研究对象,采用理论分析与实证分析相结合的方式对该政策效应进行探讨。在理论部分,本文首先分析了改革之前两税并行制约分工深化的内在原因;其后,阐述了税收中性理论、交易成本理论和核心竞争力理论,为“营改增”促进分工提供理论支撑;接着,根据理论分析的内容提出本文的研究假设,一是“营改增”推动了制造业企业专业化分工;二是“营改增”显着提升了生产性服务企业的经营收入。
  
  在实证部分,由于 2012-2015 年“营改增”试点行业主要集中在生产性服务业,且改革在时间和空间上逐步推进,可以利用多时点差分法识别改革进程。另外,为避免 2009 年增值税转型的影响,本文选取 2010-2015 年制造业与生产性服务业上市公司数据,构建多时点差分模型进行实证研究。经过实证分析,本文得出如下结论:一方面,“营改增”推动了制造业企业专业化分工,其中技术密集型的中游制造企业专业化分工程度更为明显。另一方面,改革后生产性服务企业随着分工深化获得业务规模的拓展,营业收入增加。其中,与制造业有强大产业关联性的交通运输、物流辅助行业营业收入增幅较大,同时,研发、技术和信息服务业也在改革中获益明显。
  
  最后为进一步推动产业分工优化,本文主要从两个角度提出建议,一是深化增值税改革以更好的落实税收中性原则,二是政府需要加强引导促进产业间的互联互动。
营改增对制造业和生产性服务业的分工效应探究
  
  关键词:     营改增;分工效应;制造业;生产性服务业 。
  

  Abstract

  
  "Replacing business tax with value-added tax" was an important reform in the field of fiscal and taxation. The business tax, which was mainly taxed on the tertiary industry, waseventually replaced by value added tax. The reform eliminated the separation between VAT payers  and  business  tax  payers  in  the  tax  system  through  penetrating  the  deduction  chain between  the  secondary  and  tertiary  industries,  and  strengthened  the  cooperation  between them. Optimizing the industrial pision and extending the industrial chain was important policy intention of "replacing business tax with value-added tax".
  
  This article takes "the effect of industrial pision" as the research perspective, and uses manufacturing and producer services as research objects to explore the policy effect through a combination of theoretical analysis and empirical analysis. In the theoretical part, firstly, reasons are analyzed that the collection of business tax and value-added tax simultaneously restricted the deepening of industrial pision; then, the tax neutral theory, transaction cost theory, and core competitiveness theory are referred to explain why the reform can bring the effect; afterwards, two research hypothesis of this article are put forward. The first is that the reform contributes to the specialization in the manufacturing industry, and the second is that the reform increases the operating revenue of the producer service industry.
  
  During  the  pilot  period  from  2012  to  2015,  the  reformed  industries  were  mainly producer services. The scope of the reformed industries did not change much and the reform was gradually launched in time and space during this period. A multi-time point difference-in-difference model can be used to identify the reform process. Besides, with the purpose of avoiding  the  impact  of  the  VAT  transition  in  2009,  the  paper  selects  the  data  of  listed companies  in  the  manufacturing  and  producer  service  industries  from  2010  to  2015,  and constructs a multi-point difference model for empirical research. In the empirical part, the combination  of  "overall  regression"  and  "group  regression"  helps  to  reach  a  more comprehensive conclusion.
  
  After empirical analysis, the article draws the following conclusions: First,the degree of integration of manufacturing enterprises has declined after the reform. Second, the level of  specialization  of  manufacturing  enterprises  in  the  middle  of  the  industrial  chain  has increased more significantly. Third, the demand for producer services has increased after the implemention of reform, and the turnover of the producer services companies has improved correspondingly.  Forth,  the  operating  income  of  transportation  and  logistics  auxiliary services  has  increased  significantly  due  to  their  strong  industrial  correlation  with manufacturing industries.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technology and information services also  benefit  significantly  from  the  reform.  Finally,  in  order  to  strengthen  the  pision  and cooperation between industries, suggestions are mainly made from two perspectives. One is to  push  forward  the  reform  of  value-added  tax  to  better  demonstrate  the  nature  of  tax neutrality,  the  other  is  that  government  guidance  needs  to  be  enhanced  in  the  aspect  of promoting interconnection and interaction between secondary and tertiary industries .
  
  Keywords:      "Replacing  business  tax  with  value-added  tax";  The  effect  of  industrial pision; Manufacturing industry; Producer service industry.
  

  1、 绪  论

  
  1.1、研究背景及意义。
  
  1.1.1、研究背景。
  
  “营改增”是财税体制改革的“重头戏”,具有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效果。改革通过消除重复征税、理顺抵扣链条,有效增强了产业间的联系。一方面,改革后制造业外购服务的进项税额得以抵扣,企业无需采用内部自我服务的方式来避免重复征税,从而增加了对外部专业服务的需求。与此同时,改革解除了服务业为制造业提供中间服务的税收障碍,有利于服务业专业化优势的充分发挥以及供给水平和能力的提高。因此,“营改增”的实施有助于推动二三产业间更为密切地开展分工与合作。
  
  “营改增”前,第三产业主要征收的是营业税,而营业税的内在缺陷无疑有碍分工深化。由于营业税课税对象是营业额全额,这就意味着随着流转次数的增多,重复征税现象就越严重。社会化大生产要求增加生产迂回度、延伸产业链,营业税重复征税的弊端与这一趋势相冲突,给分工带来制度上的否定。另外,营业税无法与增值税的抵扣机制相衔接。制造业适用增值税而服务业主要适用营业税,造成制造业与服务业之间的增值税抵扣链条中断。因此,对于制造业企业而言,购进服务缴纳的营业税额无法抵扣,外购的中间服务越多承担的不合理税负也就越重,这就降低了企业从外部市场获得服务的积极性,经营方式上倾向于将服务部门内置于企业中,形成“内部自我服务”而非从外部市场获得所需服务。所以,营业税的征收不利于产业间的分工优化,易造成经济资源的分散、割裂,从而影响经济效率。
  
  2012年我国开始了“营业税”改征“增值税”的试点工作,逐步消除重复征税、延长抵扣链条。首批进入“营改增”试点的行业集中在生产性服务业1,与生活性服务业2不同,生产性服务业为生产活动提供中间服务,主要面向的是生产者而非居民消费者。因此,“营改增”的实施可以调动生产企业从市场获得中间服务投入的积极性,转变其自我服务的经营模式,继而促进产业间的分工与协作。
  
  2014年国务院印发《关于加快发展生产性服务业促进产业结构调整升级的指导意见》,提出要“以产业转型升级需求为导向,进一步加快生产性服务业的发展,引导企业进一步打破‘大而全’、‘小而全’的格局,分离和外包非核心业务,向价值链高端延伸。”指导意见在财税政策上要求“尽快将营业税改征增值税试点扩大到服务业全领域”。2016年,时任财政部副部长的史耀斌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办的吹风会上也表示,“营改增”可以拉动经济,促进产业分工优化,拉长产业链。可见,改革蕴含着“促进产业分工优化”这一更深层次的政策意图。换言之,制造业作为服务业坚实的基础,尤其是生产性服务重要的需求方,改革有助于提高制造企业从外部市场获取服务的积极性,从“内部自我服务”向“外部市场购买”转变。同时,生产性服务业作为中间服务的供给方,税制层面阻滞分工深化的因素消除后,其为生产活动提供服务的税收障碍不再,市场潜力、业务规模获得进一步扩展。
  
  1.1.2、研究意义。
  
  “营改增”通过统一流转税制,贯通了二三产业的抵扣链条,有利于产业间的分工细化和产业链的延伸。研究“营改增”的分工效应具有重要的理论价值和实践意义。
  
  理论层面上,对分工效应的研究有助于更加清晰地认识改革与“促进产业分工优化”之间的内在联系。“营改增”消除了重复征税、理顺了抵扣链条,推动资源在企业内外、行业之间、产业之间的交换分配趋于优化,促使社会分工向纵深化、精细化的方向发展。然而当前对“营改增”的研究较少关注“分工效应”这一政策效果,因此通过分析和探讨“营改增”的分工效应可以厘清二者之间的联系,进一步丰富与改革有关的政策效应研究。另外,“营改增”是我国财税领域的一次重大改革,是国家调控经济活动的重要的手段,分析其对产业分工的影响也有助于更好地认识财税政策的调节职能。
  
  实践层面上,明晰“营改增”的政策效果有助于引导企业认识和理解“营改增”的意义、作用,促进企业调整经营战略,优化生产流程和组织结构,使其符合经济和社会的发展需要。此外,古典经济学家亚当·斯密认为分工是经济增长的源泉,在经济新常态下正确认识“营改增”的分工效应有助于我国把握未来改革方向的发力点,增强经济发展的内生动力。在社会化大生产的背景下,生产效率的提高显得尤为重要,分工与协作的要求不断加强。因此,研究“营改增”的分工效应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大牛论文网是一家专业提供论文定制修改服务的网站,上10年的论文经验,无论是本科论文、硕士论文还是MBA论文,博士论文,我们都能为您提供方便、快捷、安全的论文服务

  1.2、文献综述
  1.2.1、“营改增”的政策效应
  1.2.2、影响分:工的因素探讨
  1.2.3、“营改增”与分工效应研究现状
  1.2.4、文献述评
  1.3、研究框架与方法,
  1.3.1、 研究框架.
  1.3.2 、研究方法
  1.4、本文创新与不足
  1.4.1 、创新之处.
  1.4.2 、研究不足.
  
  2、“营改增”促进分工的理论分析
  
  2.1、 两税并行制约分工深化的原因
  2.2、营改增”促进分工的理论基础
  2.2.1、税收中性理论.
  2.2.2、交易成本理论.
  2.2.3、核心竞争力理论.
  2.3、研究假设
  2.3.1、 制造业与分工效应,
  2.3.2、生产性服务业与分工效应
  2.4、本章小结
  
  3 、“营改增”分工效应的实证分析
  
  3.1、 研究设计
  3.1.1、研究方法的选择.
  3.1.2、变量的选择与定义
  3.1.3、数据来源与模型构建.
  3.2、描述性统计
  3.3、制造业实证结果及分析.
  3.3.1、制造业整体实证分析
  3.3.2、制造业分组实证分析.
  3.4、生产性服务业实证结果及分析.
  3.4.1、生产性服务业整体实证分析.
  3.4.2、生产性服务业分组实证分析,
  3.5、安慰剂检验.
  3.6、稳健性检验
  3.7、本章小结.
  
  4、进一步推动产业分工优化的政策建议
  
  4.1、深化增值税改革,落实中性原则
  4.1.1、简并税率档次
  4.1.2、清理免税优惠.
  4.2、加强引导,促进产业间互联互动.
  4.2 1、加大对生产性服务业的支持力度
  4.2.2、鼓励制造业优化生产模式
  4.2.3、完善相关配套措施

  5、   结 论

  本文对“营改增”的分工效应进行了研究。首先,分析了原流转税制下两税并行制约分工深化的原因。其次,阐述了分工效应的理论基础,包括税收中性理论、交易成本理论和核心竞争力理论。再次,在理论分析的基础上提出两个假设,一是“营改增”推动了制造业企业专业化分工;二是“营改增”显着提升了生产性服务企业的营业收入。接着,借助Stata分析工具,运用多时点DID方法对提出的假设实证检验。

  实证过程中采用“总——分”的分析思路,先对样本总体回归得出总体的政策效应,再分组观察不同组别之间的差异,以得出更全面的结论。本文的研究结论如下:

  第一,“营改增”整体上促进了制造业企业专业化分工。“营改增”消除了重复征税,降低了市场交易的税收成本,增值税税收中性的特点得以充分发挥。改革引导制造业企业对内置的生产性服务部门进行垂直分离,或实行服务外包以寻求第三方提供的更专业的服务。资源在企业内部和外部重组整合,核心业务领域获得更多的资源倾斜。

  第二,处于制造业中游的企业专业化分工趋势更为突出。与上游企业和下游企业相比,中游企业与信息技术类服务关联度更高,主要是技术密集型制造业。“营改增”后,对先进服务要素需求更大的中游企业通过购买或战略外包的方式,积极引入外部信息、技术等专业化服务,最大限度地利用外部资源以获得最佳规模和效率。

  第三,“营改增”后生产性服务企业营业收入显着提升。生产性服务是生产活动重要的中间投入,“营改增”通过解除二三产业之间的税制隔离,不仅使生产性服务业的专业化优势得到充分发挥,自身服务供给水平得到提高,也培育和刺激了市场上对生产性服务的需求。改革后生产性服务供给与需求的改善,拓展了生产性服务业的市场潜力和业务规模。

  第四,交通运输物流辅助和研发、技术、信息服务业的营业额提升更为明显。改革后,与制造业有强大产业关联性的运输、物流行业获得更多的来自制造业的外包服务,经营收入有较大幅度的提升。同时,研发、技术和信息服务也在“营改增”中表现突出,该类服务与制造业互动分工的市场潜力得到有效扩展,这与上文中“技术密集型的中游制造企业分工效应更显着”的结论相呼应。

  总的来说,“营改增”起到了促进产业分工优化的作用,当然我国产业分工水平仍需向更高层次演进,因此本文提出以下建议:一是深化增值税改革,落实税收中性原则。税率方面,尽快从三档向两档转变;优惠方面,尽可能清理增值税免税优惠、扩大税基。二是加强引导,促进产业之间互联互动。首先政府需加大对生产性服务业的支持力度,加快生产性服务业的发展,提高服务的供给能力从而带动产业动态协同发展,提升产业间的分工水平。其次,引导制造业企业将内置的服务部门纵向分离,积极引入外部专业服务,推进我国制造业企业向价值链高端攀升。最后,分工深化还依赖于其他市场交易基础制度的建设,需完善相关配套措施营造有利于交易的市场环境。

大牛论文网是一家专业提供论文定制修改服务的网站,上10年的论文经验,无论是本科论文、硕士论文还是MBA论文,博士论文,我们都能为您提供方便、快捷、安全的论文服务。代写一篇硕士论文、MBA论文多少钱,希望给您的论文写作带来帮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