脾胃气虚型小儿厌食症患儿的中医治疗体会

来源: www.daniulw.com 发布时间:2020-06-29 19:08
论文地区:中国 论文语言:中文 论文类型:医学论文
大牛论文网是一家专业提供论文定制修改服务的网站,上10年的论文经验,无论是本科论文、硕士论文还是期刊论文,博士论文,我们都能为您提供方便、快捷、安全的论文服务。以下是小编为您整理的一篇临床医学学论文毕业论文

大牛论文网是一家专业提供论文定制修改服务的网站,上10年的论文经验,无论是本科论文、硕士论文还是期刊论文,博士论文,我们都能为您提供方便、快捷、安全的论文服务。以下是小编为您整理的一篇临床医学学论文毕业论文范文,本文是关于脾胃气虚型小儿厌食症患儿的中医治疗体会分析。本文结论 药膳食疗法治疗小儿厌食症,疗效确切,复发率低,值得应用推广。 希望给您的论文写作带来帮助。
摘    要: 目的 探讨中医辩证施膳治疗脾胃气虚型小儿厌食症的临床疗效。方法 选取2017年6月—2018年6月收治的脾胃气虚型小儿厌食症患儿86例,随机分为对照组和药膳组。对照组给予常规治疗,药膳组在常规治疗的基础上给予药膳治疗。2周为一个疗程,2个疗程后,观察临床疗效、中医症候积分、血清食欲调节因子含量,并在治疗第3、6、9、12个月进行随访跟踪。结果 治疗后,药膳组临床总有效率为78.57%,优于对照组59.52%(P <0.05);中医症候积分和主要症状症候积分的降低率,药膳组优于对照组(P <0.01)。与治疗前比较,神经肽Y(NYP)和促人生长激素腺释放肽(Ghrelin)水平显着升高,瘦素(Leptin)水平显着下降(P <0.05);与对照组比较,药膳组NYP和Ghrelin水平升高更为显着(P <0.05),Leptin水平下降更为显着(P <0.05);一年后随访,药膳组累积生存率为75.00%明显高于对照组的48.65%(P <0.05)。结论 药膳食疗法治疗小儿厌食症,疗效确切,复发率低,值得应用推广。

脾胃气虚型小儿厌食症患儿的中医治疗体会

  关键词: 药膳; 厌食症; 小儿; 脾胃气虚; 临床疗效;

  Abstract: Objective To probe the clinical effect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dialectical therapy used on the Children anorexia with deficiency of spleen and stomach.Methods 86 patients with ideficiency of spleen and stomach were selected from June 2017 to June 2018 in the Hospital,randomly divided into control group and medicated diet group.Patients in the control group received conventional treatment,while the medicated diet group was given medicated diet,on the basis of routine treatment.One course lasts 2 weeks,Observe clinical curative effect,TCM syndrome score,and Serum appetite regulator content after two courses.At the same time,patients were followed up at the third,sixth,ninth and twelfth months during the treatment.Results After treatment,the lowest total effective rate of the medicated diet group was 78.57%,superior to the control group with the highest total effective rate of 59.52%( P < 0.05).The reduction rate of TCM syndrome score and main symptom syndrome score was better in the medicated diet group than in the control group( P < 0.01).Compared with before,NYP and ghrelin levels were significantly increased,and leptin levels were significantly decreased( P < 0.05).Compared with the control group,NYP and ghrelin levels in the medicated diet group increased more significantly( P <0.05),while leptin levels decreased more significantly( P < 0.05).After one year,the cumulative survival rate of 75.00% in the medicated diet group was significantly higher than that of 48.65% in the control group( P < 0.05).Conclusion Medicated dietary therapy is effective in treating anorexia in children.

  Keyword: Medicated diet; Anorexia; Children; Deficiency of spleen and stomach; Clinical effect;

  小儿厌食症是一种在国内外儿科的常见病多发病,根据Pediatrics数据报道,国外0~3岁小儿厌食发生率高达53%,在我国约12%~34%[1]。目前单独的西药疗法效果并不理想且复发率较高[2,3]。笔者应用药膳食疗法治疗2017年6月—2018年6月就诊于我院诊断为脾胃气虚型小儿厌食症患儿42例,取得较为理想的效果。现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资料来源

  收集2017年6月—2018年6月就诊于我院厌食症患儿86例,应用随机数字表法分为药膳组和对照组各43例。药膳组,男23例,女20例;年龄1~12岁,平均年龄(6.91±1.62)岁;病程0.2~3.5年,平均病程(1.21±0.43)年;病情严重程度:重度12例,中度24例,轻度7例。对照组,男21例,女22例;年龄1~12岁,平均年龄(6.66±1.72)岁;病程0.3~3.6岁,平均病程(1.32±0.45)年;病情严重程度:重度10例,中度25例,轻度8例。经秩和检验两组性别、年龄分布、病程及病情均无统计学差异(P>0.05),具有可比性。以上病例经本院医学伦理委员会批准以及患儿家属签署知情同意后开展。研究过程中药膳组脱落1例,对照组脱落1例。总有效病例84例,脱落率为2.33%,脱落率经2检验P>0.05,差异无统计学意义,脱落不影响试验设计。

  (1)西医诊断标准:参照《诸福棠实用儿科学(第8版)》[4]制定。(2)中医诊断标准:参照《中医儿科学》[3]《中医病证诊断疗效标准》[5]中脾胃气虚型厌食症诊断标准制定。(3)纳入标准:年龄1~12岁周岁;意识清楚,遵从医嘱,定期复诊;近1个月无服用任何治疗厌食症的药物;无严重的心、肝、肾等重要器官原发性疾病;(4)排除标准:由其他器质性改变引起的厌食症;对试验药品存在过敏者;不能按医嘱完成相关试验者;发生不良反应者。

  1.2、 方法

  (1)对照组患儿给予常规治疗:健胃消食片(批准文号:Z20013220,厂家:江中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用量:1~3岁,每次1片,4~7岁,每次2片,7岁以上,每次3片,均每日3次;葡萄糖酸锌颗粒[批准文号:H20058456,厂家:葵花药业集团(衡水)得菲尔有限公司],用量:1~6岁,每日0.5包,7~9岁,每日1包,10~12岁,每日1.5包,均每日分2次服用。(2)药膳组在对照组的基础上给予服用益气健脾粥。主要成分:白糖参20 g、莲子15 g、炒白扁豆10 g、陈皮6 g、焦山楂10 g、炒麦芽10 g、瘦肉50 g、大米50 g;大便便溏、完谷不化者较明显,加土炒山药15 g;打嗝、嗳气较明显者,加莱菔子10 g;食欲不振、食量减少明显者加炒鸡内金6 g;腹胀较明显者加枳实10 g。制法:先将上述药材煎熬两次,过滤出药汁,再将药汁与瘦肉和糙米一起煲成粥。用量:1~3岁,2次/d,每次1/6药粥的量;4~6岁,2次/d,每次1/4药粥的量;>7岁者,2次/d,每次1/2药粥的量。(3)疗程:2周为1个疗程,2个疗程后评价治疗效果。

  1.3 、观察指标

  (1)中医症候积分参照《中医病证诊断疗效标准》[5]制定小儿厌食症中医症候积分表,主要症状:食欲、进食量、大便,根据主症病情:无、轻、中、重分别记0分、2分、4分、6分;次要症状:面色、腹胀、神情,根据次症病情:无、轻、中、重分别记0分、1分、2分、3分。舌苔及脉象具体描述,不计分。根据中医症候积分表,观察并记录两组治疗前后的症候积分情况。(2)血清食欲调节因子含量检测。分别抽取两组患儿治疗前后的4 m L静脉血,静脉血经离心后,检测神经肽Y(NYP)、促人生长激素腺释放肽(Ghrelin)及瘦素(Leptin)的含量。(3)不良反应。治疗期间,密切关注主要的不良反应的发生,如:胃肠道反应、过敏反应、皮肤及其附件反应,并作出相应的处理。(4)随访跟踪。两组患儿停药后分别在第3、6、9和12个月进行随访跟踪,记录患儿厌食症复发情况。

  1.4、 疗效评定标准

  疗程结束时,评定两组患儿的临床疗效。参照《中药新药临床研究指导原则》(试行)[6]制定疗效判定标准:(1)临床治愈:食欲和食量恢复到正常水平,大便和精神状态恢复正常,中医症候积分减少≥95%;(2)显效:食欲、大便和神疲状态明显改善,食量恢复到正常3/4,中医症候积分减少70%≥且<95%;(3)有效:食欲、食欲、大便和神疲状态有改善,食量恢复未到正常3/4,中医症候积分减少30%≥且<75%;(4)无效:食欲、食量、大便和神疲状态均为无改善或加重,食量不增加或降低,中医症候积分减少<30%。总有效率=(治愈+显效+有效)/总例数×100%。

  1.5、 统计学方法

  所有数据应用SPSS 19.0统计软件进行数据化处理分析,其中计数资料,例及率以%表示,组间比较为检验;计量资料以±s表示,组内治疗前后的比较采用配对t检验,组间比较采用独立t检验;对随访跟踪资料行Kaplan-Meier时间队列分析,组间比较为Logrank检验。以α=0.05为检验标准,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临床疗效比较

  经过治疗后,药膳组临床总有效率为78.57%,对照组为59.52%,药膳组与对照组经卡方检验2=8.36,P=0.04,药膳组优于对照组(P<0.05)。见表1。

  表1 两组患儿治疗效果对比分析[n=42,n(%),分]

表1 两组患儿治疗效果对比分析[n=42,n(%),分]

  注:与对照组比较,1)P<0.05

  2.2 、治疗前后中医症候积分比较分析

  两组患儿经治疗后主要中医症候积分和总症候积分均呈现显着下降趋势(P<0.01),且药膳组主要症候积分和总症候积分下降趋势优于对照组(P<0.01)。见表2。

  表2 治疗前后两组患儿中医症候积分和主要症候积分分析(n=42,±s,分)

表2 治疗前后两组患儿中医症候积分和主要症候积分分析(n=42,±s,分)

  注:与治疗前比较,1)P<0.05;t,P为药膳组与对照组比较

  2.3、 两组患者治疗前后血清食欲调节因子含量比较

  两组患儿治疗前NYP、Ghrelin和Leptin含量比较均无显着性差异(P>0.05),治疗后两组患儿的血清食欲调节因子含量与治疗前比较存在显着性差异(P<0.05),其中NYP和Ghrelin水平显着升高,Leptin水平显着下降。与对照组比较,药膳组NYP和Ghrelin水平升高更为显着(P<0.05),Leptin水平下降更为显着(P<0.05)。见表3。

  表3 两组患儿治疗前后食欲调节因子含量比较

表3 两组患儿治疗前后食欲调节因子含量比较

  注:与治疗前比较,1)P<0.05;t,P为药膳组与对照组比较

  2.4、 两组随访生存曲线比较

  两组患儿治疗结束后,继续使用原来治疗方案,隔天给药,继续治疗4周后在第3、6、9和12个月分别进行跟踪随访,记录患儿厌食症复发情况。在1年内随访过程中,对照组的5例病例和药膳组的6例病例无法跟踪,最终随访总人数为71例,总随访率为86.59%。对随访跟踪资料行Kaplan-Meier时间队列分析,组间进行Logrank检验提示:经过一年后随访对照组累积生存率为48.65%,药膳组为75.00%;经Logrank检验2=6.052,P=0.014,药膳组累积生存率显着高于对照组。见表4、图1。

  表4 两组患儿1年内随访结果

表4 两组患儿1年内随访结果

  图1 两组随访1年内生存曲线图

图1 两组随访1年内生存曲线图

  3、 讨论

  小儿厌食是指长期食欲减退或消失、以食量减少,甚至拒食为主要症状的慢性消化功能紊乱综合征[7]。长期的厌食不仅会引起小儿营养不足,体质虚弱,体重偏轻或减轻,还会影响身体、智力发育和心理健康。不加以治疗甚至还会发展为疳症,严重危害小儿的身体健康,给予家庭和父母带来巨大的负担[8,9]。西医学尚未能完全阐明其发病机制,认为与胃动力不足,肠胃黏膜结构改变,微量元素缺乏,食欲调节因子异常,肠道菌群失调,喂养不当等因素有关[10]。以补充微量元素、消化酶,调节肠道菌群,促胃动力药,心理疗法等对症治疗为主,但总体疗效不佳,副作用多[11,12]。中医对厌食症的认识较早,古代文献并无明确的“厌食”的病名,通常以“不食”、“伤食”、“不欲饮食”、“不思乳食”等名字记载[13]。直到1985年版高等医学教材《中医儿科学》才确定“厌食症”病名[14]。病因可归纳为:喂养不当,饮食不节,久病体虚,损伤脾胃,禀赋不足,后天失养,情志不遂。先天禀赋不足,喂养不当,情志失调等因素[15]。口服中药是中医儿科治疗疾病最常见的一种手段,但通常中药味苦,有异味,患儿很难接受,大多数家长无法予患儿喂药,使得用药的依从性低,从而影响疗效[16]。对于小儿厌食症患儿,药膳疗法不仅具有药效及营养价值的双重治疗作用,还能满足患儿口感的需求,更容易被患儿欢迎和接受,有利于提高提高用药依从性[17,18]。

  “食欲调节网络”通过下丘脑中的各种神经功能团分泌的食欲调节因子来进行调控[19],其中促进食欲的因子:促人生长激素腺释放肽(Ghrelin)、外周血中神经肽Y(NYP),抑制食欲的因子:瘦素(Leptin)。两种不同类型因子相互影响,协同合作最终起到对食欲促进和印制的调节[20,20]。本研究发现,与治疗前比较,对照组和药膳组均能显着提高患儿NYP和Ghrelin含量水平,显着降低Leptin水平(P<0.05)。但药膳组提高NYP和Ghrelin水平和降低Leptin水平明显优于对照组(P<0.05),提示药膳组在治疗小儿厌食症的机制可能与调节体内的食欲调节因子有关。

  笔者采用药性平和,无毒副作用的中药与瘦肉、糙米进行配伍制作出药膳粥。方中白糖参性平,味甘,微苦,具有大补元气、补脾益肺作用,去除了人参的剧烈之性,药性更为平和,尤其适用于脾胃气虚型厌食症患儿调理,现代药理研究白糖参还有增强体质,提高免疫力的作用[21];《玉楸药解》:“莲子甘平,甚益脾胃”之说,尤适于小儿脾虚便溏、大便不成形者;陈皮有理气和中,醒脾助运的功效,梅全喜等[22]人的研究表明陈皮中的橙皮苷、川陈皮素和橘皮素能够显着促进胃液、胃蛋白酶的排出,提高胃蛋白酶活力的作用,常用于治疗消化功能消化不良、小儿泄泻和厌食等疾病。山楂具有健脾开胃、消食化滞的功效,擅消肉食积滞之食积,对消化系统能够双向调节胃肠道蠕动、促进消化酶的分泌的作用[23]。麦芽归脾胃经,有消食和中的功效,尤适于米、面、薯、芋类食滞不化者,可以有效缓解患儿脘腹胀满,不思饮食的症状。猪瘦肉其富含优质蛋白质,容易吸收消化,有助于促进身体发育,对于小儿体质虚弱、营养不良的者尤为适宜。大米,称誉为“五谷之首”,其味甘性平,具有补中益气、健脾养胃、益精强志、和五脏、止泻等功效,又有易消化的特点,对小儿消化不良,不欲饮食的症状有明显的改善作用。全方以补中带消,体现寓攻于补,补攻兼施的中医治疗特色。本研究显示:药膳组总有效率为78.57%优于对照组59.52%(P<0.05);药膳组在改善主要中医症候、总中医症候均明显优于对照组(P<0.01);治疗后一年内随访发现,药膳组在第3、6、9和12个月发生复发病例均少于对照组,1年后生存率为75.00%明显高于对照组48.65%(P<0.05)。

  综上所述,运用中医辨证施膳治疗小儿厌食症,能够明显增强患儿食欲,改善厌食症状,发生复发的机率低。但在治疗厌食症的过程中,笔者试验过程中发现不良的喂养和饮食习惯是导致厌食症的重要因素之一,所以在预防和治疗过程中规范不良喂养和饮食习惯可以更好地提高疗效以及防止厌食症复发,取得更加满意的效果。
大牛论文网是一家专业提供论文定制修改服务的网站,上10年的论文经验,无论是本科论文、硕士论文还是期刊论文,博士论文,我们都能为您提供方便、快捷、安全的论文服务

  参考文献

  [1] HVELPLUND C,HANSEN BM,KOCH SV,et al. Perinatal Risk Factors for Feeding and Eating Disorders in Children Aged 0 to 3Years[J]. Pediatrics,2016,137(2):e20152575.
  [2] 汤丽珠,李长辉.中医药治疗小儿厌食症研究进展[J].亚太传统医药,2016,12(22):40-42.
  [3] 马蓉.中医儿科学[M]. 10版.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2016:114-118.
  [4] 胡亚美.诸福棠实用儿科学[M]. 8版.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15:124-127.
  [5]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ZY/T001. 1~001. 9-94中医病证诊断疗效标准[S].北京: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2012:290-291.
  [6] 郑筱萸.中国新药临床研究指导原则(试行)[M].北京: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2002:269.
  [7] 吕霞.小儿厌食症临床特点及中医证型相关性研究[D].济南:山东中医药大学,2014.
  [8] 杨伟晗,独家能,许雯雯,等.中西医治疗小儿厌食症研究概况[J].中医药临床杂志,2017,29(11):1979-1982.
  [9] 宋贤霞,李四海,王小荣,等.张士卿教授治疗小儿厌食症组方规律分析[J].中医儿科杂志,2019,15(1):4-7.
  [10] 任时茜,陈丁丁,朱霞.健脾益气膏治疗小儿厌食症脾胃气虚证的临床疗效观察[J].中国中西医结合消化杂志,2017,25(12):974-978.
  [11] SHIBUYA I,NAGAMITSU S,OKAMURA H,et al. Changes in salivary cortisol levels as a prognostic predictor in children with anorexia nervosa[J]. Int J Psychophysiology,2011,82(2):196-201.
  [12] 邱志高,王承党.促动力药在功能性消化不良中的应用[J].胃肠病学,2013,18(4):253-256.
  [13] 祁辉,史正刚.小儿厌食症中医学研究进展[J].世界最新医学信息文摘,2019,19(42):62-71.
  [14] 江育仁,王玉润,刘弼臣,等.中医儿科学[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87:101-102.
  [15] 陈珊红,周盈.小儿厌食症的中西医研究进展[J].新疆中医药,2018,36(1):117-120.
  [16] 胡汉姣,王玲.辨证推拿与药粥治疗小儿厌食症效果观察[J].护理学杂志,2018,33(6):52-53.
  [17] 曾青山,刘佳,林江虹.中药药膳治疗原发性高尿酸血症疗效观察[J].现代医院,2015,15(6):64-68.
  [18] 伍燕飞,邱少红,罗艳霞.辨证施膳结合穴位按摩治疗产后缺乳的效果观察[J].现代医院,2014,14(12):70-72.
  [19] 方旭仙,王有成,朱璐卡,等.小儿厌食颗粒联合布拉氏酵母菌治疗小儿厌食症的临床疗效及对血清细胞因子的影响[J].中国实验方剂学杂志,2019,25(12):115-120.
  [20] 刘汉玉,何红霞.参苓白术散联合布拉氏酵母菌治疗小儿厌食症的疗效及对食欲调节因子的影响[J].现代中西医结合杂志,2017,16(14); 1549-1552.
  [20] 宋利华,王红梅,萧伟.人参多糖的分级及其免疫活性初探[J].中国实验方剂学杂志,2012,18(14):162.
  [22] 梅全喜,林慧,宋叶,等.广陈皮的药理作用与临床研究进展[J].中国医院用药评价与分析,2019,19(8):899-902.
  [23] 封若雨,朱新宇,张苗苗.近五年山楂药理作用研究进展[J].中国中医基础医学杂志,2019,25(5):715-718.

  原文出处:郑建华,陈文滨,王绮云,陈国华.中医辩证施膳治疗脾胃气虚型小儿厌食症临床效果比较[J].现代医院,2020,20(06):929-932.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