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簪花仕女图》的构图技法与文化内涵分析

来源: www.daniulw.com 发布时间:2020-12-23 17:11
论文地区:中国 论文语言:中文 论文类型:艺术论文
大牛论文网是一家专业提供论文定制修改服务的网站,上10年的论文经验,无论是本科论文、硕士论文还是MBA论文,博士论文,我们都能为您提供方便、快捷、安全的论文服务。以下是小编为您整理的一篇MPA论文MBA论文艺术论文毕业

大牛论文网是一家专业提供论文定制修改服务的网站,上10年的论文经验,无论是本科论文、硕士论文还是MBA论文,博士论文,我们都能为您提供方便、快捷、安全的论文服务。以下是小编为您整理的一篇MPA论文MBA论文艺术论文毕业论文范文,本文是关于《簪花仕女图》的构图技法与文化内涵分析,唐朝是我国封建社会经济、政治、文化繁荣发展的时期之一,其自由的贸易往来、开明的文化风尚对唐朝仕女服饰及生活产生了重要影响。《簪花仕女图》不仅是唐朝仕女画的重要代表,更是以图像的形式对唐朝贵族女性生活进行了生动的记录,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和文化价值。希望给您的论文写作带来帮助!
 摘    要: 周昉所绘的《簪花仕女图》不仅是唐朝仕女画的代表作品,更是唐朝贵族女性日常生活的真实写照。从《簪花仕女图》入手,结合唐朝的政治、经济及文化发展背景,对图中仕女及景物的构图、技法、服饰、色彩及文化进行研究,为研究唐朝仕女绘画、服饰、色彩、文化等提供理论参考。

《簪花仕女图》的构图技法与文化内涵分析

  关键词: 《簪花仕女图》; 构图与技法; 服饰与色彩; 文化;

  Abstract: Ladies with Head-pinned Flowers painted by Zhou Fang is not only a representative work of paintings of ladies in Tang Dynasty, but also a true portrayal of the daily life of aristocratic women in Tang Dynasty. Starting with the picture of Ladies with Head-pinned Flowers and based on the background of the political, economic and cultural development background of the Tang Dynasty, this paper studies the composition, technique, dress,color and culture of the lady and the scenery in the picture so as to provide theoretical reference for the study of painting, dress, color and culture of the lady in Tang Dynasty.

  Keyword: Ladies with Head-pinned Flowers; composition and technique; dress and color; culture;
 

  1、 周昉与仕女画

  周昉,字仲朗、景玄,京兆(今陕西西安)人,出身显贵。其擅绘佛像及人物,是中晚唐时期的着名画家。在佛像画方面,周昉绘制的人物具有“衣裳简劲,色彩柔丽,以丰厚为体,人物体态端庄”的特点,被后世称为创“水月观音”之体,并将此样式称为“周家样”;在人物画方面,周昉擅绘仕女,其早年学习张萱的绘画方式,之后在此基础上加以变化并自成一派,被后世誉为“画仕女,为古今冠绝”。由于周昉生活在安史之乱后,此时的唐王朝由盛转衰,社会矛盾较为尖锐,因此周昉的仕女画在用笔秀润匀细、设色简丽、丰腴富贵的人物中增加了寂寞苦闷和怅然若失的性格和意味,这也是此时贵族妇女生活的真实写照。周昉的画迹较多,流传至今的有《挥扇仕女图》、《调琴啜茗图》和《簪花仕女图》。其中,《簪花仕女图》(图1)以工笔重彩绘制了5名仕女、1名侍女以及辛夷花、仙鹤与2只小狗,是周昉仕女画的代表作之一。

  图1 周昉《簪花仕女图》
图1 周昉《簪花仕女图》

  2、《簪花仕女图》的构图与技法

  2.1 、构图

  《簪花仕女图》长约1.8米,宽约0.46米,[1]图中以仙鹤及小狗作为点缀,增加了画面的趣味性和丰富性。采用了平列式构图和散点透视法,通过人物与景物的大小及疏密关系,使得每个人物与景物都相对独立却又有联系,[2]形成了具有节奏感与和谐感的画面。此图从左至右分别有辛夷花、持蝶仕女、朱红纱衫仕女、小狗、仙鹤、持花仕女、执扇侍女、白色纱裙仕女、小狗和执拂尘仕女。其中,持蝶仕女位于画面左侧第1位,其左手提着披帛,右手持蝶并与画面左边的辛夷花相呼应,同时仕女的目光朝画面右下方的小狗处看去;在小狗后边远景处的是呈45度面向画面左边的朱红纱衫仕女,其构图略小于左边的持蝶仕女;位于画面中心的是第3位右手持花仕女,其构图大小与持蝶仕女基本一致,在持花仕女左侧有一朝画面左侧站立的仙鹤;左起第4位是与持花仕女同站于前景处但构图略小于持花仕女的执扇侍女;第5位是呈45度面朝画面右侧站立的白色纱裙仕女,其构图大小与持蝶仕女、执花仕女基本一致;在画面最右侧的执拂尘仕女略站于画面远处,其呈侧身面朝画面左下方之态,似乎在与其左侧小狗娱乐。

  2.2、 技法

  《簪花仕女图》运用简洁有力、写意生动的线条描绘了身披轻纱华服的仕女,其对人物及景物的细节描绘精细真实,在画面的转折处,增加了浑厚圆润的笔法,使得画面的笔墨轻快流畅。周昉运用不同的笔法对画中人物及景物进行不同的描绘,使得《簪花仕女图》兼具疏密二体。唐朝以前的人物画多以高古游丝描、铁线描等硬朗均匀的线条进行描绘,而周昉在对人物服饰的描绘中使用了比高古游丝描更遒劲粗犷的琴弦描,[3]在行笔时用笔的中锋缓慢画出,使线条犹如古代弹拨乐器上的弦,展现出人物服饰的丝绸质地及垂直轻薄的状态;在对人物面部及手部的描绘上,周昉使用了匀称圆润、准确稳重的笔法,将6位仕女的不同表情及动态刻画得栩栩如生;在对人物发髻及发饰的描绘上,运用灵巧精细的笔法,生动地描绘出唐朝仕女发髻的审美风尚;在对辛夷花和湖石的描绘上,运用更为遒劲利落的笔法,以浅墨勾勒花卉,浓墨描绘枝叶及假山石,用较干的笔墨皴擦出山石的凹凸关系,以便将景物的不同质感展现出来;在对2只小狗的描绘上,运用较为稳健有力的线条对小狗的外形进行勾勒描绘,用浓墨渲染小狗身上黑色的部分,再用轻松飘逸的笔法描绘狗的毛发,以展现小狗生动活泼的形态;在对仙鹤的描绘上,运用圆润流畅的线条对仙鹤的外形进行勾勒,以略为硬朗的笔法和稍重的墨色对鹤的眼、头、颈、喙、尾等部分进行刻画,再以浅墨描、重墨提的方式描绘仙鹤的羽毛,以展现出仙鹤灵动肆意的状态。

  3、《簪花仕女图》的服饰与色彩

  周昉所绘的仕女体态丰润、粉面高髻、薄纱透肌,是唐朝仕女面妆与服饰的真实写照。

  周昉的仕女图设色厚重浓丽,在《簪花仕女图》中,背景以暖色为主色调,图中仕女都身着长裙、纱衫和披帛,其面料质地大多较为轻薄,在图案上运用了较为流行的团花图案,在色彩上以红、褐色为主,在发饰的搭配上多以鲜花、发钗、发簪、步摇等进行装饰,在面妆上有短眉、朱唇、花钿。虽然图中仕女都身着红色系的服饰,但在不同的仕女身上,其服饰款式、色彩及图案都有一定的变化。[4]

  画面左边第1位持蝶仕女身材丰硕,圆润的面庞浮现淡淡的红晕,黛色短眉,眉间有豆般大小的金色装饰,发髻浓厚精致,鬓角蓬松,上插一朵牡丹花,前有玉簪步摇作为装饰。其面向画面右下侧身直立,身披褐色纱衫,如凝脂般的两臂若隐若现。纱衫外有一白色披帛,披帛上有用墨与白粉绘制的仙鹤图案和用草绿、赭石、白粉绘制的卷草纹。仕女内穿朱色团花高腰裙,裙子以朱色为底,以墨色勾勒衣纹及团花图案,用白粉将团花图案进行晕染,再用花青、胭脂对图案的细节进行描绘。仕女的鞋履前端从裙内露出,是用薄白粉、藤黄等进行渲染而成。

  左边第2位朱红纱衫仕女头戴步摇冠、步摇花和海棠花,颈部以金质云纹项圈为饰,身披朱红色纱衫,纱衫首先以稍重的墨色勾勒衣纹,之后用朱红加朱磦进行渲染,再以浅朱磦罩染纱衫,以展示出仕女若隐若现的肌肤和纱衫的质感。纱衫外的披帛上以白粉、赭石和藤黄进行罩染,再由朱磦加草绿、朱砂进行图案描绘。仕女内穿的白色高腰裙以浅墨勾勒衣纹和图案轮廓,由薄白粉加赭石、藤黄对裙子进行罩染,再用草绿和胭脂对图案细节进行刻画。

  左边第3位持花仕女右手轻捻一枝红花,头戴荷花为饰,身披白色纱衫,纱衫以浅墨色进行勾勒,浅赭石与浅墨对衣纹进行渲染,用淡白粉加藤黄、赭石进行罩染,再用白粉勾勒出图案。纱衫外的褐色披帛用浅墨加胭脂渲染衣纹,用花青、胭脂进行罩染,再用二绿、朱砂、白粉绘制图案。

  左边第4位执扇侍女侧身直立,手执一把绘制着牡丹图案的团扇,其发髻略区别于其他仕女,大致呈两个“十字型”,[5]两个发髻用红色缎带束在一起。她身穿朱色菱角斜领大袖纱衫,用浅朱磦加曙红对衣纹进行渲染,再用薄朱磦进行罩染,展示出纱衫若隐若现之感。纱衫内着朱色长裙,白色软底鞋尖从长裙内露出,纱衫外还有白色圈花腰带进行装饰。

  左边第5位白色纱裙仕女头上以红花、步摇为饰,身披白色菱形图案纱衫,展现出仕女丰满圆润的两臂及内着的红色团花高腰裙,裙子先由深浅不一的墨色勾勒衣纹及团花,用曙红渲染底色、胭脂和华青渲染团花图案,再用朱砂、朱磦罩染长裙,用曙红、胭脂复勾衣纹。纱衫外还有一绘有云凤纹的褐色披帛。

  左边第6位执拂尘仕女侧身站立,左手执一拂尘,头上插一朵牡丹花,并以步摇作为装饰。她身披褐色纱衫,先用赭石加墨渲染衣纹,再用赭石加曙红、藤黄罩染反复纱衫。纱衫内着朱红色高腰裙,先用曙红渲染衣纹,用朱磦和朱砂进行罩染,在用曙红和朱磦复勾衣纹,用朱磦加白粉和藤黄勾勒裙子上的图案。[6]纱衫外着朱磦色披帛,上有以深朱色格子纹为底,以青、粉色为饰的花草纹。

  4、《簪花仕女图》的文化内涵

  4.1 、经济繁荣

  唐朝是中国经济文化发展最强盛的王朝之一。虽然唐玄宗李隆基晚年时期唐王朝阶级内部矛盾尖锐,并由此开始由盛转衰,但此时的唐朝仍具有较为强盛的国力和经济,因此唐朝贵族仍过着奢靡繁荣的生活。周昉作为唐朝的宫廷画家,其笔下的仕女体态丰腴、面妆精致、服饰华丽,体现出唐朝经济繁荣强盛的面貌。如《簪花仕女图》中仕女的服饰质地轻薄、工艺精细、图案华丽,是唐朝时期丝织业繁荣发展的重要体现;再如图中所绘制的作为发髻及团扇装饰的牡丹花,是唐朝贵族当作珍贵品进行欣赏的。据《酉阳杂俎》所述,“又言:‘贞元中牡丹已贵’。柳浑善言:‘近来无奈牡丹何,数十千钱买一颗。今朝始得分明见,也共戎葵校几多’”体现出牡丹作为唐朝贵族财富及地位的象征。

  4.2、 文化交融

  由于唐朝经济的发展及文化的开放,使得此时的唐朝文化受到佛教等外来思想的影响,周昉的佛教肖像画――“周家样”,成为佛教画四大样式之一。在周昉的仕女画中,展现出唐朝文化中西交融发展的特点。如《簪花仕女图》中仕女的面妆就受到了佛教文化的影响,开始流行额黄、花黄等妆饰。晚唐诗人李商隐也曾在其诗中写道,“寿阳公主嫁时妆,八字宫眉捧额黄”;再如图中仕女在纱衫外的披帛,其在款式上类似中亚地区的沙丽,这也出现在隋唐时期开凿的敦煌莫高窟塑像中,在《旧唐书·波斯传》中记载:“其丈夫衣不开襟,并有巾帔”[7],是中亚地区文化与唐文化交融发展的例证之一。

  4.3、 审美风尚

  唐朝仕女画是唐朝审美风尚和时代特征的重要体现之一,仕女的面妆、发髻、服饰等都体现出唐朝的审美取向。[8]周昉出生贵族,其所绘的仕女都面容饱满、体态丰腴,体现出唐朝统治阶级及民众对丰腴之美的推崇。《簪花侍女图》中的仕女都身材丰硕,其眉妆都较为短小,体现出唐朝女性对眉妆的审美取向。唐朝元稹在《有所教》中所写的诗句“莫画长眉画短眉,斜红伤竖莫伤垂”,也可以印证这一审美风尚;再如图中5位仕女的发髻都是将长发反梳,再将其在头上反绾起来,额前的反绾立在脑顶之上,后面的头发也向上绾,两侧的头发反绾在前鬓的两边,形成了“时世头”的造型。元稹在《李娃行》中所写的诗句“髻鬟峨峨高一尺”,正是描述了唐朝的流行发髻。

  4.4 、等级制度

  虽然唐朝文化交融、社会风气自由开放,但是由于受到儒、释、道理论等的影响,唐朝仍具有较为严格的封建等级制度。在周昉所绘制的仕女画中,人物姿态都较为大方得体、端庄典雅,体现出贵族妇女的精神和仪态。如在《簪花仕女图》中,周昉描绘的仕女虽在游园赏花,但其动作都十分柔和优雅,举止之间尽显稳重端庄之感。在画面最左边的执蝶仕女头戴牡丹花,身披褐色纱衫,内穿朱色团花高腰裙,面妆精致、神态自然地向其左边侧身站立,她左手抬起,右手持蝶,目光向下方的小狗看去,似是与小狗逗乐,但却展现出优雅大方之态;再如图中最右边的执拂尘仕女也以花为发饰,身披褐色纱衫,内穿朱红色高腰长裙,面容圆润,神态自若得向其右边侧身站立,她右手微微抬起,左手执一拂尘,拂尘的末端有一小狗,她的目光向小狗看去并与其玩乐,也展现出神态自然、动作端庄之感。同时,在封建社会中,服饰色彩是区分阶级的重要手段。在唐朝,女性服饰以明黄、朱红等色彩为贵,在《簪花仕女图》中的仕女都身穿红色系服饰,展示出唐朝严格的等级制度及仕女的尊贵身份。

  4.5、 女性地位

  由于唐朝政治、文化的开明与自由,此时的女性地位有了一定的提升,这一情况也反映在仕女画中。在魏晋南北朝时期的仕女画多以劝诫、教育为主,如东晋顾恺之所绘的《列女仁智图》故事源自刘向为避免汉武帝沉湎酒色、不理朝政,将古书所记载的贤妃、贞妇等资料编辑成的《列女传》;再如顾恺之所绘的《女史箴图》故事源自张华为劝诫晋惠帝避免成为一个昏庸无能的皇帝,而将朝政落到心狠手辣的皇后贾氏之手,将历史上的圣女先贤资料编辑成的《女史箴》。这些都表明了在中国传统道德观的影响下,仕女画对女性的教化和劝诫作用。但自唐朝以来,经济、政治及文化的繁荣发展使得此时的社会更加自由开放,女性的地位因此得到了提高,此时的仕女画更多的展示了日常生活中贵族女性的状态和面貌。如唐朝着名仕女画家张萱,其流传的作品《虢国夫人游春图》和《捣练图》都描绘了唐朝贵族女性的享乐生活;周昉流传作品《簪花仕女图》、《挥扇仕女图》和《调琴啜茗图》也都展现出唐朝贵族女性的日常生活情景。

  4.6 、时代特征

  唐朝经济、政治及文化的发展为文学艺术创作提供了灵感源泉和艺术土壤。安史之乱后,社会阶级矛盾加剧,德宗李适无力解决社会矛盾,便采取了逃避现实的方式,提倡所谓的“文治”。在其一系列举措中,贵族宴游娱乐的风潮兴起,崇尚奢靡成为了此时贵族的生活方式。李适在《三节赐宴赏钱诏》中提到:“今方隅无事,蒸民小康。其正月晦日、三月三日、九月九日三节日,宜任文武百僚,择胜地追赏。”在李肇的《唐国史补》中也提到:“长安风俗,自贞元侈于游宴。”表明了在社会矛盾逐渐尖锐的唐朝中晚期,追求奢侈繁荣的风气却愈演愈烈。由于统治者提倡的“文治”及贵族阶级的奢侈繁荣,使得此时描绘唐朝世俗生活的仕女画得到了较为充分的发展。周昉的《簪花仕女图》是中晚唐时期仕女画的代表作之一,画面中的仕女丰润婀娜、面容精致、衣着华丽,如实地展示出贵族女性赏花游玩的日常场景。画中描绘的仕女与小狗玩乐的场景,与《酉阳杂俎》中提到的“上夏日尝与亲王棋,令贺怀智独弹琵琶,贵妃立于局前观之。上数枰子将输,贵妃放康国猧子于坐侧。猧子乃上局,局子乱,上大悦”,表明了豢养小狗、与狗玩乐也是当时唐朝贵族生活的真实写照。

  4.7、 仕女画风格转变

  自先秦时期,就有以岩画形式对仕女进行描绘,此时的仕女人物画呈现出一种浑朴、质拙的的风格。1949年出土于湖南省长沙市东南郊楚墓的《人物龙凤帛画》绘于东周战国中晚期,描绘了一身穿云纹广袖长袍、下摆前后分张、腰间系腰带的女子双手合掌作祈祷状。在她上方有龙凤呈盘旋状。画面以线描为主,线条流畅有力,人物比例匀称,神态静穆。画中龙凤造型明快简洁,与人物造型和谐呼应,具有一定的装饰意味。魏晋南北朝的仕女画如顾恺之描绘的《洛神赋图》将“气韵生动”、“传神写照”等理论运用在绘画中,其所描绘的仕女衣带飘摇、翼翼生风,体现了此时人物画“秀骨清像”的追求及超越世俗之美。[9]唐朝以来,随着经济的发展及文化的繁荣,此时的仕女画不同于此前清秀灵动的神性之美,而是追求丰腴圆润的人性之美。不论是张萱的《虢国夫人游春图》、《捣练图》,还是周昉的《簪花仕女图》、《挥扇仕女图》、《调琴啜茗图》等,都描绘了体态端庄、容貌丰润、衣着华丽的贵族女性形象。

  总之,唐朝是我国封建社会经济、政治、文化繁荣发展的时期之一,其自由的贸易往来、开明的文化风尚对唐朝仕女服饰及生活产生了重要影响。《簪花仕女图》不仅是唐朝仕女画的重要代表,更是以图像的形式对唐朝贵族女性生活进行了生动的记录,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和文化价值。
大牛论文网是一家专业提供论文定制修改服务的网站,上10年的论文经验,无论是本科论文、硕士论文还是MBA论文,博士论文,我们都能为您提供方便、快捷、安全的论文服务。希望给您的论文写作带来帮助!

  参考文献

  [1] 张丽惠.浅谈《簪花仕女图》的艺术之美[J].文艺生活·中旬刊,2017(4):124.
  [2]轩敏华.周昉的《簪花仕女图》赏析[J].芒种,2015(2):129-130.
  [3]赵婷婷.借朱砂调剂的苦楚――从簪花仕女图话周昉[J].美与时代:创意(上),2013(5):42-43.
  [4]郝颖.浅析周昉的仕女人物画[J].艺术评鉴,2019(4):45.
  [5]杨仁恺.簪花仕女图研究[M].北京:朝花美术出版社,1962:7.
  [6]任梦龙.簪花仕女图临摹技法[M].北京:人民美术出版社,2008:6-10.
  [7]邵晨霞.浅析外来文化对唐朝服饰的影响[J].江苏技术师范学院学报,2006(3):85-86.
  [8]郑斯雅.女性主义视角下周昉与唐寅仕女画的比较研究[D].长沙:湖南师范大学,2019.
  [9]陈友升.唐代仕女画分类研究[D].杭州:中国美术学院,2017:7.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