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论文:日本与中国中职信息技术课程对比分析

来源: www.daniulw.com 发布时间:2021-12-17 17:43
论文地区:中国 论文语言:中文 论文类型:教育论文
本篇教育论文范文主要从日本与中国中职信息技术课程对比分析与深入的探讨,通过对日本与中国中等职业教育的信息技术课程的发展历程、课程标准的课程目标和课程内容进行比较研究,为我国中等职业学校的信息技术教育

       本篇教育论文范文主要从日本与中国中职信息技术课程对比分析与深入的探讨,通过对日本与中国中等职业教育的信息技术课程的发展历程、课程标准的课程目标和课程内容进行比较研究,为我国中等职业学校的信息技术教育的发展提供完善研究的借鉴。

  摘    要: 日本是世界上开展信息技术教育最早的国家之一,日本专门学校信息学习指导要领每10年修订一次,到2019年为止已经公布了四版。通过对日本与中国中等职业教育的信息技术课程的发展历程、课程标准的课程目标和课程内容进行比较研究,为我国中等职业学校的信息技术教育的发展提供完善研究的借鉴。

  关键词 :     中国;日本;信息技术;课程标准;比较;

  一、课程标准目录结构比较

  我国2020版中职校信息课标整体构成包括六个部分,即课程性质与任务、学科核心素养与课程目标、课程结构、课程内容、学业质量、课程实施。2019版日本专门学校《信息》学习指导要领(专门学校信息学习指导要领)整体构成包括三个部分,即综述、专业课程信息科各模块的目标及内容、跨模块指导计划的制定和内容实施。由以上内容可以看出中日两国的中职校信息课标在目录结构上存在一定的差异。首先,中国中职校信息课标对课程性质与任务、学科核心素养与课程目标和课程结构三个部分的内容进行单独介绍,而日本专门学校信息学习指导要领则是将这三个部分的内容归到第1章总说中进行介绍。其次,中国中职校信息课标的课程内容那部分内容与日本专门学校信息学习指导要领第2章专业课程信息科的各模块的内容基本一致。最后,中国中职校信息课标对学业质量和课程实施两部分内容进行单独介绍,而日本专门学校信息学习指导要领则是将这两个部分的内容归到第3章跨模块指导计划的制定和内容的实施部分进行介绍。

  但是从中日两国中职信息课标所涉及的内容上来看基本上是一样的,先是列出课程的总目标,然后根据课程内容分别详细列出每个模块的分目标和内容。比较之后,发现日本专门学校信息学习指导要领,在课程标准目录中就列出各模块目标、内容及实施方面的要求,更加具体明确,便于教师索引每个模块的具体目标要求开展教学和评价。

  总之,从目录结构上来看,日本专门学校信息学习指导要领目录结构层次更繁杂,而中国中职校信息课标目录结构层次相对简单,但学科上的逻辑性更强;从目录内容上来看,日本专门学校信息学习指导要领目录内容更加丰富具体明确,有助于教师索引和实施,而中国的中职信息课标的目录内容较为概括,需要借助课程标准解读等方能准确理解和实施。

  二、课程目标比较

  中国中职校信息课标中课程目标包括总目标和分目标,分目标包括基础模块的8个子目标和拓展模块的10个子目标,由总目标和分目标勾画出中职学生所应具备的4大信息学科核心素养:信息意识、计算思维、数字化学习与创新能力和信息社会责任。日本专门学校信息学习指导要领中课程目标也包括总目标和分目标,分目标包括必修模块的2个子目标和选修模块的10个子目标,通过总目标和分目标实现4个核心素养培养:知识与技能、思考力判断力表现力、学习能力以及人格塑造。

1.png

  通过与日本信息指导要领中课程总目标的比较(见表1)发现,两国的总目标所涉及的内容大同小异,中国中职校信息课标所提出的四个学科核心素养:信息意识、计算思维、数字化学习与创新能力和信息社会责任,除了“数字化学习”在日本专门学校信息学习指导要领总目标中没有体现,其他的学科核心素养内容都有体现,只是日本的目标内容表述得更明确、具体。首先,关于“信息社会责任”核心素养,中国中职校信息课标在其总目标中只是提及“信息社会的特征和规范”,并没有明确表述,但是在表1日本总目标中明确提出了“培养以地区产业乃至整个信息社会的健康持续发展为己任的从业人员”的信息社会责任,众所周知“立德树人”,要树人首先要先立德,信息教育关系到我们所培养的人才最终能否致力于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建设,因此建议在我国中职校信息课标中“信息社会责任”核心素养要落到实处,而不是作为口号喊喊而已。其次,关于“发现问题解决问题”,中国中职校信息课标总目标规定有“综合应用信息技术解决生产、生活和学习情境中各种问题”,虽然体现了解决问题,但是没有提及“发现问题”,而在日本专门学校信息学习指导要领总目标的第二点明确规定了,要发现与信息相关的课题,并合理且具有创造性解决问题。对于中职学生来讲,先要培养他们发现问题的态度,其后再培养其解决问题的能力。最后,关于“创新思维”,中国中职校信息课标总目标没有明确指出在哪个环节培养创新思维,反观日本的专门学校信息学习指导要领总目标,在其第二点中明确规定了培养学生在解决问题时发挥创新思维进行创造性解决问题。

  表1 课程总目标比较

GetImg.jpg

  三、课程内容比较

  中国中职校信息课标中的内容,包括基础模块(信息技术应用基础、网络应用、图文编辑、数据处理、程序设计入门、数字媒体技术应用、信息安全基础、人工智能初步)和拓展模块(计算机与移动终端维护、小型网络系统搭建、实用图册制作、三维数字模型绘制、数据报表编制、数字媒体创意、演示文稿制作、个人网店开设、信息安全保护、机器人操作)共18个方面的内容。而日本专门学校信息学习指导要领中的内容,分别从必修模块(信息产业和社会、课题研究)和选修模块(信息的表现和管理、信息技术、信息安全、信息系统的设计、网络系统、数据库、信息设计、内容的制作与传播、媒体和服务、信息实习)共12个方面的内容构成。

  1. 基础模块

  通过比较发现,中国中职校信息课标的“人工智能初步”一级主题内容,在日本专门学校信息学习指导要领中并未涉及。同时,日本专门学校信息学习指导要领中的“课题研究”一级主题内容,在中国中职校信息课标中也没有涉及。这个差异是由于两国的发展水平和政策倾向所产生的。首先,我国中职校信息课标所涉及“人工智能初步”的内容,是因为人工智能发展水平将影响我国未来经济发展,为了进一步发展人工智能产业,我国在教育政策上也进行了导向。其次,日本专门学校信息学习指导要领中所涉及的“课题研究”的内容,是日本崇尚团队协作精神和知“耻”的文化底蕴所奠定的企业质量管理思想在教育方面的体现。日本企业质量管理手段精髓在于产品质量精益求精的PDCA循环(由以下四个英文单词的头字母组成的,Plan:计划、Do:执行、Check:检查和Action:处理)以及质量问题通过5W(连续提出5个WHY)刨根问底找到真正的原因。因此日本从小学到高中每个阶段的教育中都贯穿有“课题研究”的内容,然后在课题研究中导入企业质量管理手段PDCA循环以及5W(对于问题要连续提出5个为什么才能找到问题的真正原因)提问,所以说日本在整个教育体系中都在进行企业文化教育,这是真正意义上的校企合作。

  2. 拓展模块

  通过比较发现,中国中职校信息课标的“三维数字模型制作”、“个人网站开设”、“机器人操作”三个一级主题内容,在日本专门学校信息学习指导要领中没有涉及。同时,日本专门学校信息学习指导要领中的“信息设计”、“信息实习”两个一级主题内容,在中国中职校信息课标中也没有涉及。这些差异是因为两国的社会发展水平、信息技术发展水平和政策导向所致。

  第一,“三维数字模型绘制”课程内容的差异,主要在于中日两国在3D打印技术领域发展阶段不同所致。日本从上个世纪90年开始就针对3D打印特别是增材进行研究。而我国目前3D打印技术还处于概念炒作阶段,在决定打印产品质量的材料领域的研究还有待进一步发展。因此,中日两国在“三维数字模型绘制”出现了以上的差异。

  第二,“个人网店开设”课程内容的差异,是因为我国的电子商务行业的发展现状、未来影响力,及其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和创新能力所致。2021年我国电子商务行业市场规模将达到7000亿元,预计同比增长19.7%,在财政收入和就业总盘中的比例为7%,电子商务行业对社会经济和其他行业的影响程度为2.42%,电子商务行业竞争力和创新力占比9.2%。鉴于我国电子商务行业地位逐步提高,影响力突出,因此国家在十四五规划、政府报告、领导讲话等方面都对电子商务行业做了纲领性的指导,为中国的电子商务行业发展营造良好的政策环境。反观日本,虽然很早就有电子商务平台,但是受到电子结算和物流领域等发展水平的限制,日本的电子商务发展情况要落后于中国,因此在课程内容上也没有体现电子商务相关内容。

  第三,“机器人操作”课程内容的差异,是因为现阶段我国人工智能特别是机器人的发展水平及其重要性所决定的。中国目前正处在经济结构调整的重要时期,调整产业结构,发展新动力成为我国当前迫在眉睫的任务之一,而机器人既是制造业不可或缺的辅助工具,也是提高人类生活质量的重要手段,因此,机器人产业理所当然地成为中国政府未来发展的战略性新兴产业之一。众所周知,国家要发展教育需先行,为了进一步发展我国机器人产业,所以在职业教育政策上也进行了导向。而日本方面,1968年日本就诞生了第一台机器人,2004年更是将机器人发展作为举国新产业发展战略,从国家政策和资金上大力支持机器人的发展,日本机器人行业经过这十几年的发展,在机器人的生产、出口和使用方面都居于世界榜首。

  第四,“信息设计”课程内容的差异,是由于设计行业在日本的发展水平所决定。日本作为世界级的设计大国,不仅有与德国的岗特兰堡、美国的切瓦斯一起被世界公认并称为“世界三大平面设计师”的福田繁雄,还先后出现了11位国宝级设计大师,奠定了日本现代设计在国际的显赫地位。不管是工业设计、还是建筑设计、平面设计、时装设计、家居设计等都处于世界的顶流。为了保证“信息设计”在国际设计行业的领先地位,日本在职业教育中把日本的设计理念根植于“信息设计”课程内容中。

  第五,“信息实习”课程内容的差异,是源于日本一直以来都非常重视将所学的知识与技能应用到实践实习活动中。日本在专门学校信息学习指导要领中要求学生应用所学到的信息和信息技术去解决信息社会中所出现的各种各样的问题,以达到巩固所学知识与技能的目的。从中国中职校信息技术课程内容来看,还处于信息技术、技能的应用方面的教育阶段,虽然总目标中提到了“综合应用信息技术解决生产、生活和学习情境中各种问题”,但是没有安排相关的“解决问题”综合实践课程内容。而日本专门学校信息学习指导要领在必修模块和选修模块都安排有综合实践课程内容,反映出日本对实践性自主探索研究的重视。虽然现在中国教育部门也意识到了解决问题式实践教育的重要性,但是还未落到实处。

  五、总结

  1. 中职信息课标与普高信息课标关系

  通过比较发现,中日两国都将中等职业教育作为高中阶段的教育形式,因此,中日两国中职校的信息技术课程标准都是基于普高信息技术课程标准进行制定,并增加了职业方面的能力和素养要求。

  2. 目录结构

  通过比较发现,日本专门学校信息学习指导要领目录结构层次更繁杂,而中国中职校信息课标目录结构层次相对简单,但学科上的逻辑性更强;从目录内容上来看,日本专门学校信息学习指导要领目录内容更加丰富具体明确,有助于教师索引和实施,而中国的中职信息课标的目录内容较为概括,需要借助课程标准解读等方能准确理解和实施。

  3. 课程目标

  通过比较发现,两国的总目标所涉及的内容大同小异,中国中职校信息课标所提出的学科核心素养,除了“数字化学习”在日本专门学校信息学习指导要领总目标中没有体现,其他的学科核心素养内容都有体现,只是日本对目标内容的表述更明确、具体。

  首先,关于“信息社会责任”核心素养,中国只是在总目标中提及“信息社会的特征和规范”,并没有明确表述要如何做,流于形式。而日本在总目标中明确提出了“培养以地区产业乃至整个信息社会的健康持续发展为己任的从业人员”的信息社会责任,让“信息社会责任”核心素养落到实处。

  其次,关于“解决问题能力培养”,虽然我国也认识到培养解决问题能力很重要,但是没有主动发现问题的思维,哪来的解决问题的动力呢?众所周知“温水煮青蛙”的典故,就是因为青蛙没有发现问题的思维,所以青蛙也就没有去解决问题的动力。引导学生积极主动地去发现问题并进行解决。

  最后,关于“创新性思维”,在中国总目标中没有明确指出在哪个环节培养创新思维,反观日本的总目标,在其第二点中明确规定了培养学生在解决问题时发挥创新思维进行创造性解决问题。现在,世界各国都意识到创新思维的重要性,都在努力培养本国学生的创新性思维。而日本人的创新思维在世界上是数一数二的,这要归功于日本的教育。日本各级各类课程标准中,都提倡“发现并创造性解决问题的能力”,解决问题的方法千千万,但是创造性解决问题的方法却是独一无二的,创造性解决问题所带来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是无穷尽的。

  4. 课程内容

  通过比较发现,中日两国所涉及的课程内容大部分都相似,但是也存在基于本国特色的课程内容。

  (1)中国特色

  鉴于“人工智能”、“三维数字模型绘制”、“机器人”等新兴技术对国家未来发展的重要性,以及“电子商务”行业在国民经济中的重要地位,国家在职业教育中增加以上三个方面的内容进行引导,为这些产业未来发展储备所需的人才,以期让这些产业得到更快、更好地发展。

  (2)日本特色

  日本为了进一步发展本国的信息产业,把举世闻名的质量控制理念、注重实践锻炼以及设计理念导入到信息技术教育中,并在专门学校信息学习指导要领中增加了“课题研究、信息设计、信息实习”等课程内容,学生通过以上特色课程内容的学习,培养学生积极主动地去发现问题并进行合理且具有创造性解决问题的能力。

  参考文献

  [1]严卿,胡典顺中日两国课程标准中信息技术运用的比较及启示J]教师教育论坛2015,28(5):88-92.

  [2]董时平汪晓东中国标准VS国际标准一高 中ICT课程的比较研究[J]中小学信息技术教育,2006,(Z1):101-104.

  [3]张翠红中职学生信息技术学科核心素养构建与培养初探*一基 于核心素养视域下中英美澳四国信息技术课程国际比较研究的启示[]江苏教育研究,2018,(Z3):95-100.

         这是一篇优质的教育论文范文,如果想查看更多优质的教育论文范文,可以查阅本站的教育论文栏目,还可以直接收藏本站,本站每天更新优质的各类论文范文。

 
作者单位:福建经济学校
原文出处:张平. 中日中职信息技术课程标准比较[J]. 公关世界,2021,(21):123-126.

上一篇:教育论文:家庭经济困难大学生心理问题和应对路径
下一篇:精选教育论文题目大全
返回顶部